收藏王壹   联系王壹
首页 王壹简介 王壹作品 王壹博客 王壹文章 王壹视频 给我留言 友情链接
当前位置:首页< 王壹文章< 文章详情
献给为了生活放下动漫的那些人!(原创)
浏览次数:153477   发布时间:2011.10.16

      我蹲在角落里,听着悲伤的音乐。眼睛里看到从前的点点滴滴,如同车窗外的风景一样,转眼离我越来越远。这一年,又在努力、上进、成功、失败、希望、绝望,路过与再路过中走到了尾声。烟灰散落到我的脚尖,再回首一切已变。
      从深圳回北京这些日子,我几乎没有停歇过。因为太忙和无形的压力,多次与爱人在电话里争吵。买完房,直接投身到一个大型的项目里折腾了一个多月。离开北京已经四年了,再回来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太大的变化。我一直感觉北京对于一些人就是一个动物园,每天因为上班挤公交,挤地铁吵架,甚至是大打出手的人多的让你用十个手指头难以计算。用我朋友的话来形容,就是每天可以在公交和地铁上听到或看到,牲口与牲口之间争吵的,牲口与牲口之间PK的。仿佛让人感到北京就是一个动物园。
      其实这些都不是我关注的,毕竟与我相隔甚远,很难交织在一起。
      前些天一个朋友给我电话,说他要结婚了。问我有没有时间参加,要是能到现场就好了。我很善意的回绝了,大概我还有剧本要创作。昨天晚上另一个朋友和我在QQ上聊的时候问我,有没有参加二棍子的婚礼。我告诉他我很忙,没有那么充足的时间。只能以后补偿兄弟们了。他等了很久才和我说,那就不要参加婚礼了,因为他结完婚了。有时间你过来参加下他的葬礼好了。我还有点埋怨,都快过年了,说这样的丧气话。
      谁知道他的肯定,让我感到自己的心像无底的冰窟一样,寒凉寒凉的。
      二棍子是我一起学习过动画的同学,虽然不是一个班,却是关系好的不行。常常让我爱人都羡慕的不能,总是埋怨我的大部分时间都陪伴着苍白的画纸和志同道合的兄弟。学习完,大家各奔了东西。为了梦想,或者说是一口饭,我们都被生活强奸的疲惫不堪。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面对着一样的人,做着相同的事情。
      作为一个儿子和一个男人的责任,让我渐渐地忽略了和兄弟们太多的嘻哈生活。这样一别就是四个年头,仿佛如同一夜情似的,过眼烟云。
      再听到二棍子的消息,已经是我回到北京以后的事情了。
      他在北京一混就是四年,几年中坚持着他的梦想,努力的学习动画知识。可是到头来积蓄没有多少,人却因为长期熬夜学习加班,身体明显不如从前。
      记得他上上次给我电话,和我聊了好久。
      他弟是学修理的,家里为了他搞艺术,只能让他弟去培训学校学一门技术糊口。一般我们读艺术类专业出身的人,都知道这个行业在学习的时候有多费钱。
      但是他弟的运气比较好。学好以后回到老家,自己开了一个汽车美容店,还挺挣钱。半年后经人介绍,认识了一个老家的姑娘。这个女孩子家庭条件好,父亲据传说有一个很大的企业,母亲是一个机关干部。至于和哪个机关的哪个干部那个过,那估计只有她自己清楚。之所以会选择二棍子弟为男朋友,后来走到未婚夫。听二棍子说,这个女孩子从小恋爱的比较早。几年内和三十多个男孩子有过亲密接触,平均每两个月一个男孩子。像他家乡那种中小型城市,也没有多少留守的男孩子。这样下来,这姑娘的名声很旺。到了嫁人的年龄,想占她便宜的人不少,但愿意谈到结婚的人,几乎为傻B。
      二棍子家没有觉得这些是什么问题,只要儿子能娶个媳妇回来,安稳的过日子就行。再说人家女方家还给未来的准女婿配了一辆路虎。二棍子和他弟,在外面都呆过。觉得这二手的东西流行,什么二手车啦!什么二手房啦!所以老婆是二手的,还是N手的,都无所谓。要是媳妇进家门的时候,肚子里再带上一个,那还是买一送一呢!
      双方家长碰了面,把婚事订在次年的正月十五元宵节。年前,二棍子弟带着要进门的媳妇,还有司机一起从老家出发,到本地的省会城市购买点新衣服,操办点年后的嫁妆,包括将来的结婚照等等。可是老天偏偏爱和你捉猫猫。在二棍子弟一家和司机把东西都买好了,回家的路上,出了车祸。本来还没有大碍,只是骨折了之类的。但是两方却因为赔偿与被赔偿吵了起来,谁能知道从后面开来一辆大卡车,司机喝了点革命的小酒。眼睛里看到的都是小三和性欲,一念之间他们一起消失在了人间。留着到阴曹地府吵吧,也许那地方比眼前的世界要公平些。
      弟弟死了,多年没有回家的二棍子,连夜坐火车往老家赶。过去总是为了节省口袋里的一毛钱,不舍得买回家的车票。现在却和自己的亲弟弟相见,还需要100年。当今社会,你想买一张开往天堂的地铁票,最好你在天堂里有个熟人。要不你急破脑子,依旧是去不了。
      二棍子自从弟弟去了天堂,整个人变了。他和我说,也许动漫不是我唯一生活的途径,或者说是梦想。一个人只有这么短短的一辈子,其实你真正拥有的,估计只有小小的开心和有生之年的时间。那些看不到,摸不着,说不清的东西,真的真的没有那么重要。
      从此以后,他开始转行做了外卖生意。和一个朋友在中关村那一片租了一个地下室,朋友负责做饭,他负责送外卖。
      他说他看清了人生。现在你找个人结婚,人家贪图的都是物资上的享受。你没有点钱,光有梦想是不行的。就算你奋斗了30年,有了别人所拥有的一切,可是你牙也没了,身体也不健康了,你还用什么来享受?现在连房子的居住权都只有70年,你还在意什么理想和童话?
      房价如同女人的高潮,一涨再涨。再过一些年还不如在国外买房,连国籍都可以转过去。如今这么流行崇洋媚外,连甲型流感、金融危机都和国外学。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忘记了老祖宗的东西,和人家学学?再说说国内外的差别。中国的妓女,你付了钱,她只能把局部器官属于你。国外的妓女,你付了钱,她整个都是你的。
      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再搞什么动漫,我要挣钱,我要娶老婆,我要当爹,我也要找妓女。
      那夜,二棍子和我聊了好多,天都大亮了,他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。
      做了一年多外卖,每天往写字楼里送。终于攒了钱,付了首付,在燕郊买了个上上城。准备从此要过上层人的生活,和穷苦的日子告别。
      有人说,只要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有了房子,女人这东西随便你选,就跟在KTV挑陪唱的大陆妹一样方便。
      半年前,二棍子在朋友的婚礼上认识了今天的老婆。他们从开始了解到开始上床,也仅仅只用了三天。自从放下了动漫,他的生活一下子就好了起来。有了房子,有了女人,准备2010年2月8日结婚,年后再买个车开开。
      谁也没有抢答出来,二棍子就在结婚后的第二天,也就是2010年2月9日,煤气中毒死在了家里。当她老婆10号从娘家回到自己家里的时候,甜蜜的幸福变成了泡影,约定的未来随春而去。
      一个女人,一个刚结婚两天的女人,在瞬间变成了一位黑寡妇。一个农村的普通家庭,用二十多年培养出来的两个儿子,一夜之间黄河之水天上流去。
      北京依旧是车水马龙,汽车一堵半天,地铁和公交上照常因为拥挤,有太多的争吵和打斗。可是我的好朋友二棍子走了,带着他失去的幸福,和那个他无奈而放下的动漫梦想。
      其实选择一些事情可能很容易,可是放弃一些事情大概很难。我昨天给我爱人电话里说,我说咱们要不做生意算了,这样你就可以买好多漂亮的衣服和价格不菲的化妆品了。我爱人开心的反问我,老公怎么突然想开了,不坚持你的艺术梦了。我只能继续告诉她,老公刚才在说梦话,现在睡醒了,去洗澡了。明天还要回家过年呢!
      爱人嘟囔了几句,把电话挂断,发来一条短信:谁让我爱上了你,选择了你。所以什么事情都可以原谅你,支持你。
      为了生活放下动漫的那些人,我可以感受到你们在沉默中的那股力量。现在你们可能不再年轻,不再为了什么而去抗争,你们只需要有安定的生活,和一点点偶尔的满足。
      我们现在要学会强壮,不是手臂,而是空空的口袋。不要有一天你的口袋没有了money,可是你却又无路可退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Copyright © 2011 WWW.SANJITANG.COM All Right Reserved     王壹个人网站  冀ICP备11018361号